天纵废柴

算是看完电影的感受吧

补邦信历史梗把王的盛宴看了,果然历史梗都是四十米大刀😭有点想和小伙伴们交流一下感想来着,不好意思占tag了😂补这个之前的理解是,虽然信哥最后确实挺惨的,但是趁邦总被困时候要齐王,后来垓下时候不加封就按兵不动也是真的,最后到底有没有串通陈豨不好说但光看前面这两个被处罚也不算冤了。所以说之前我的理解都是谋反未遂,cp角度的话就是相爱相杀愿赌服输。然后补这个时候看到说信哥是邦总眼里危险程度和项羽不相上下的存在,全盛时期兵力比刘项加起来还多的时候,惊讶(因为我学渣)同时又查了一下相关,说是他势头正盛的时候,项羽派说客策反没同意,手下谋士推荐自立为王三足鼎立也没同意,这么一看确实是“要反,早就反了”,没反的原因,私心还是比较想理解成,他对邦总,忠诚不好说,但至少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然后再结合电影里信哥最后的回忆来看,最后最重要的回忆是和邦总初遇时候一饭之恩、在项羽军中暗中观察邦总、拜为大将军之后和邦总并肩作战纵马驰骋,感觉在初期说不定他们关系真的还可以。一起从底层摸爬打滚,一起喊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同样底层的出身和类似的经历大概还是会让他们比较互相理解的吧,但是正因为理解,邦总也才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了解,一个这样忍辱负重的人能有多大的野心和危险性,所以最后这种结局说不定是从一开始就写好了的。还有良哥劝信哥的时候有说到,“伸手问他要齐王那次,把他伤了”,这里的动词用的也很微妙,没说得罪或者触怒这种,而是说伤了,这么一来如果私心用cp视角来看的话,说不定邦总之前对信哥还是有一定的革命感情的,但是这次确实是让他失望了。再就是最后处刑那段,我没太猜出来信哥最后那句说的是什么,但看搜到的影评好几个都说可能是提到和邦总初遇时候的一饭之恩/知遇之恩。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太虐了,如果信个从一开始的动机就倾向于报恩和那种互相理解的兄弟知己感的话,从一开始就没有反心的话,最后那就真的是…虐…然后影评还说到,邦总说他一直没法理解为什么信哥会在项羽还占上风的时候离开项羽投奔他,是因为邦总一直是从理性的角度考虑,没有考虑到感情方向上报恩那种…历史上真实原因不好说,但按照电影的描写和个人私心的理解来说,这里也,又是一刀。【然后不看cp看一下其他角色的话,最虐的几段,良哥心里斗争很久之后用那种比较挣扎的语气把信哥的老底向吕后交代那段,还有萧何跪在殿前和亲手割下信哥首级那段,这两段角色心里矛盾斗争真的是,看着有点难过啊

听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妖讲故事

酒茨,生子梗
没有狗血没有车,纯欢乐逗比向
并不算完整的文,大概可以当成若干个小段子
视角是寮里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小妖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妖讲故事
1.这事大概得从那个哭笑不得的意外说起,寮里的茨木突然之间变成了女人,大妖多有化形之术,这本来并不是什么值得留意的事,但是她…他,发现自己变不回来了
2.茨木不是一个爱纠结细节的人,所以他很快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对于妖类而言,比起皮相,更重要的是实力,只要地狱鬼手还能用,其他的都不是大问题。所以他照常的殴打大蛇,照常的殴打麒麟,照常的拉住庭院过往的式神们切磋比试,唯一的区别就是寮里那堪称日常的讨饶声从“老大饶命”变成了“大姐头饶命”
3.不明真相的隔壁寮邻居们听到动静,纷纷发来贺电,恭喜晴明阿爸召唤到妖刀姬,召唤阵边刚抽到第40张狗粮的阿爸差点哭了出来
4.茨木在几天之后终于变回来了。不过阿爸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座敷叫住了“出事了!出大事了!”原来是出门揍大蛇揍到一半,茨木一爪子下去,居然自己身形一晃差点倒地上,旁边的山兔和座敷对脸懵逼——这大蛇还能带镜姬?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赶紧把人扶住,手忙脚乱的抬出蛇塔,山兔手脚快,已经先把人往桃花惠比寿那送,座敷这才赶来报信。
5.医疗室里。桃花看了看惠比寿,又看了看茨木,欲言又止“那个…其实…我想说……唉…算了…不说了”“……”“你现在的状态,就好比斗技时候被丑时之女立了个草人,血比你少防比你脆,你输出他不输出,它掉血你跟着掉血…”“直说吧…”惠比寿“茨木童子,你怀孕了。”“………!!”“之前女身无法还原,恐怕就是要类受孕初期的本能反应”茨木一时说不出话,旁边来看望的酒吞面上毫无波动,但是身上那金灿灿的酒气一下叠满了五层。
6.咱寮的酒吞和茨木之间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这次虽是出乎意料,却也算是件喜事,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整个寮都洋溢着准备迎接ssr级新成员的欢乐气氛。全寮上下一片喜庆,倒是茨木本人窝在庭院里叹气,能为一心仰慕的鬼王孕育子嗣他自是乐意,但是自从知道怀孕一事后,便被禁足不让出阵,实在是有点憋的荒。姑获鸟贴心的安慰“憋屈的话就想想孩子未来的样子吧,想想孩子哪里像你,哪里像他,想着想着就觉得现在也值了”“又能叠狂气又能溢出群伤输出还不用火么!”不,我指的大概是相貌方面的设想,更温馨一点的那种…不过孕夫最大,姑获鸟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可不是么,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茨木听的两眼发光“挚友的大江山后继有人了!”路过的阿爸也听的两眼发光“咱寮后继有人了!”安抚孕夫的话不要乱信啊,阿爸!
7.咱寮阿爸是个肝帝,所以每天一早,式神们便该刷蛇塔的刷蛇塔,该刷麒麟的刷麒麟,剩下的几班倒轮着揍章鱼。这能出阵的都出阵了,偌大一庭院里除了被禁足的孕夫,就只剩下退役老员工童男。茨木本是看童男不顺眼的,他可没少吃过镜姬的苦头,可是现在能搭话的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于是茨木最终还是决定叫童男来切磋切磋。开始切磋之前,茨木才想起来,为了防止他开溜,他的心眼和破势全被没收了,这下就有点尴尬了。童男掏出两套御魂“退役时候留下来的两套,一套地藏,一套镜姬,咱一人一套,你先选套带上再来?”技能变态归变态,人倒是挺厚道的,茨木道了声谢,毫不犹豫的选了镜姬——这次终于轮到自己坑人了。切磋开始,没有座敷打火,两人只能互扔普攻,童男象征性的挥了根羽刃,“啪”,-700,镜姬生效弹了回来,触发了被动羽衣,童男血条岿然不动。轮到茨木,黑焰,“哗”-1500,触发羽衣同时地藏还套了个快一万血的盾……好气哦…“我不是故意的”……更气了
8.大家出阵一回来就看到坚持着你一下我一下打了一整天血条还各剩一半的茨木和童男,顿时觉得让堂堂一大妖天天窝结界里和退休老干部互扔普攻也不是个事,毕竟孕夫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真把人给憋抑郁了怎么办?阿爸说还是让他出阵吧,遭到酒吞立刻否决,不过央不过茨木听到能重新出阵时候那闪闪发光的眼神,阿爸和酒吞还是勉强达成了协议——阵,是可以出,但只能打魂四,御魂得带二四六全加生命的六星地藏像。对这御魂限制茨木本来是拒绝的,开玩笑,带这玩意还怎么输出!不过在酒吞把轮入道也换成了地藏之后他瞬间就没了脾气——看到吾友那持久续航的霸气了么!连地藏像都不会用你们还算什么输出!
9.“听说了么?八岐大蛇被人给打了”“他不是天天都被打么?”“那是工作时间,这次他是下班路上被人给截胡了”“啥?”“听说可惨了,御魂被揍的稀里哗啦掉了一地,连暴击针女都给揍出来了”“他这是惹上谁了?”“听说是加班时候看有个茨木带着地藏像,觉得好奇就碰了一下”“这就被打了?”“你不知道么,地藏流别称又叫什么?”“安心保胎流?”“就是这个了!据说那个茨木啊……”
10.区区魂四,是满足不了一个憋得快抑郁的战斗种族的,于是茨木向晴明阿爸反映,他要打魂十。这魂十车放平日里都没法开的四平八稳,现在又是这种特殊状况…“还记得当初月见黑时期是怎么做魂十成就的么?”山兔好心提醒。啊是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的,晴明阿爸立即让山兔叫来她的兔姐兔妹。
“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黑焰!”“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这阵势,后期才来的欧气结晶茨木自然是没见识过的,所以起初倒觉得还算稀奇“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黑焰!”“嚯呀嚯呀……”“山兔啊…这本大概还得多久?”这几十回合打下来,茨木觉得这么听着自己都有点想吐了“很快的!这已经到第二轮了!”茨木抬头看了看那个青行灯的血条,哦,还是满的。就这么嚯呀嚯呀的撑到一盘打完,茨木就老老实实的回头打魂四去了,倒是苦了那四只山蛙,跳的脚都快抽筋了。
11.过了些时日,咱寮就迎来了大家期待已久的ssr级新成员。茨木体力还没恢复就迫不及待的问助产的姑获鸟“孩子怎么样?健康么可爱么?能叠狂气同时溢出群伤输出不用火,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么?”“这个……”阿爸也迫不及待的问“咱寮欧气的结晶怎么样了?健康么可爱么?能叠狂气同时溢出群伤输出不用火,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么?”阿爸被姑获鸟戳了一伞剑“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最后还是一旁的桃花小心翼翼的解释“那个…其实…他不是输出,是治疗……能叠狂气治疗溢出能溅射还不用火,平时一爪子奶一个,来劲了一爪子奶一窝,心情不好奶一下,心情好了奶五下……”“哈?”“至于为什么是奶,这大概得看孩子他爹……”惠比寿耐心的解释。这下气氛有点尴尬,茨木酒吞还前来慰问的晴明阿爸都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时候还是萤草看不下去这失落的气氛“治疗怎么了?不要小看治疗!没有他们当后盾,我们怎么安心的输出!”别说了,草妹,阿爸要哭了
12.据说这孩子抓周的时候,无视掉酒吞准备的几十种名酒,直接一把拽住了酒吞的衣角。大家的表情都心领神会,嗯,知道这孩子像谁了
13.战斗种族满血满魔原地复活之后又兴冲冲的奔魂十去了,说是要给崽儿把树妖地藏涅槃镜姬全打套六星出来——吾友的血脉就算是治疗,也是平安世界第一的治疗!而这孩子,自然是先交给姑获鸟照顾。
14.姑姑鸟正在批改平安京未来第一治疗交上来的作业,“请用【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造句”“今天去看茨木爹斗技,对面有山兔姑获鸟大天狗和白狼,茨木爹一爪子下去,对面顿时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姑获鸟脸色黑了黑,顺手画了个零蛋,被点名的山兔哈啾一个喷嚏吹掉了山蛙头上一朵小花。

还是脑洞

前几天看别人说荒川被动像大姨妈来了,突然大流量(吞噬)同时变得暴躁(暴击)又脆弱(减防御)一时间无法反驳…然后看了下一目连技能,一个超长夜用重点保护吸收量大,一个运动型日用吸收量没夜用大但是多重防护(效果抵抗)这两凑一起确实挺搭,此所谓瞌睡有人送枕头,姨妈有人送护垫不对护盾😂

存脑洞:如何用鸦天狗假装自己有大天狗

一个蛇精病梗,没狗子的难民拿鸦天狗假装自己有狗子的若干种方法:一开始,酋长晴明发现跳跳弟弟可以变大,于是急中生智让鸦天狗跟他学学,鸦天狗越变越大,从身高到腰变得和晴明一样高,然而还是鸦天狗,“不要紧,任何事物的变化总是在一定质的基础上先从量变开始的!”过了一会变得有两个晴明那么高,不过还是鸦天狗,“不要紧,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必然引起质变!”鸦天狗已经比庭院的围墙高一个头,“量变是质变的必要准备, 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啊啊啊啊我的庭院啊啊啊啊”那一天晴明想起了被鸦天狗支配的恐惧……不过这次的失败还是没有让晴明死心,下一个给他带来灵感的式神是——镰鼬!一看到镰鼬晴明就豁然开朗,量变不一定是体积的改变,有可能是指数量的改变,于是他找来了三只鸦天狗,让他们学镰鼬叠罗汉,再罩个白外袍,带上面具,虽然三只鸦天狗并没有变成狗子,但在晴明心中,那个袍子怪就是自己非…不对,欧气的结晶大天狗,然后晴明带他…呃…他们出阵了……鸦天狗一号“这绝对会露馅的吧?”晴明“在觉醒后外观的打击下没人会在意面具底下是什么!”鸦天狗一号“哦”(捧读)鸦天狗二号“哦”三号“哦”出阵时候,队友实在忍不住了“这个大天狗怎么有三对翅膀?”“你听说过六翼大天使么?”“…先不说听没听说过,大天狗是那种人设么??”过了一会,队友看到袍子怪攻击时候在吸血,又忍不住了,委婉的“…这是,带的蝠翼?”“大天狗难道不是本身就吸血么?!不信你看boss的!”“……”(是该回答竟无法反驳还是回该从哪吐槽起)又过了一会,中间那只鸦天狗的尖面具从袍子里捅出来了,队友“!!刚才不是眼花了吧好像有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从股间伸出来了!!”“这怎么看都是面具吧!”“但是腰间好像…已经不是好像了…怎么看都有两根面♂具啊!”晴明小声提醒了一下鸦天狗二号,结果二号忙中出错面具被boss削断了,队友“…断掉了啊啊啊啊!男人的第二根面具!”“面具是用根来计数的么?”“重点是这个吗?!”

还是存脑洞,刚才脑洞的后续,就不打tag了😂

存一个脑洞

存一下之前的脑洞ww cp大概是黑晴明x大天狗,现代高中生设定(部分捏他中二病也要谈恋爱):这个设定里只有一个晴明,普通人类,刚升高一,中二时期各种羞耻黑历史,想升入高中之后洗心革面…黑晴明(外观)是晴明初中中二病时期的装扮,因为名字是晴明就自称是阴阳师安倍晴明的黑暗化身,致力于毁灭京都,还把这样子po上了网(现在为此追悔莫及)…狗子是晴明中二期网上认识的同好,在一起聊的时候被晴明的力量(脑洞)折服之后自称是晴明的式神,两人没见过面但互相见过照片…然后高中入学第一天,晴明在班上认识了博雅认识了神乐,正觉得终于结交到正常的朋友了,这才是真正的学园生活啊,这时候狗子推门进来了…一进门晴明就觉得事情坏了,这不是之前网上那个谁么!完了这家伙知道自己黑历史!还没等晴明感叹完,狗子就无比高调的在教室里“我的主人啊!能在这种地方遇到您一定是受到大义的指引…”晴明瞬间晴天霹雳【岂止是知道黑历史!这人根本就是中二还没毕业啊!】晴明赶紧眼疾手快的拽着狗子出了教室,当狗子一本正经的讲到毁灭京都的时候,晴明觉得,被毁灭的不是京都,是自己三年的高中生涯…然后晴明拉住狗子,说了一通大意“你想干什么啊,已经高中了还是别玩那套过家家了吧”的话,然后狗子怒了,“你不是我认识的晴明!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伪善的另一个化身,白晴明!”晴明内心【白晴明又是什么设定啊!晴明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就是这个我啊!】狗子继续“我的主人一定是被你吞噬了,可恶的白晴明,以为这种程度就能动摇我的大义么!我一定会…”【完蛋了,要是这家伙天天在班上“讨伐”我,那我绝对是身败名裂啊啊啊啊】然后晴明挂了一个小时说服狗子,自己就是真正的黑晴明,又花了一个小时让他接受“目前敌人盯得很紧咱得低调谨慎行动”这个设定…(之后晴明严肃的思考了一下要不要用“那是我之前话剧部的同好,见到我之后忍不住对了下戏”这个牵强的理由向博雅神乐他们解释)
然后后续大概是,晴明好不容易把狗子的中二治好一半的时候,荒川出现了,一来就“愚蠢的人类!”“辣鸡!”晴明内心【这绝对是个危险的家伙,一定不能让他和狗子凑一块,不然肯定要搞事!然后前功尽弃!】结果阻止失败了😂后来还有两面佛,这货虽然记忆完整并不是真双重人格,但这货也中二,认为自己是两个人,还拉着狗子荒川要成立一个致力于毁灭京都的社团,晴明“成立社团至少得五个人吧”两面佛“你,大天狗,荒川,加上我兄弟俩,正好五个”“……”为了安抚这群中二不暴露自己黑历史,晴明不得不想办法帮他们成立社团…最后雪女是被拉进社团凑数的,雪女本身是个面瘫对中二也没啥兴趣,但她喜欢晴明(本低调并没表现出来),于是同意了加入这个乱来的社团,然后成立社团必须找个负责的老师,然后三尾狐就是这个老师,放任这群逗比乱来有自己的原因,不过目前还没人知道

(后续见下一条,因为是把微博和基友讨论时候的脑洞存下来,所以格式很乱😂嗯无视格式就好)

【存梗】阴阳师现代灵异au

脑洞了一下阴阳师的现代玄幻背景,晴明失忆之后只记得自己会术法,为了养当时捡回来的同样失忆的神乐,开了家灵异事务所维持生计,接各种超自然现象相关的委托,小白是和神乐一起捡回来的会说人话的狐狸,为了不引人注目平时是博美的形象,博雅是无意间发现自己有灵力天赋后从此热衷于灵异事件的壕二代。然后黑白鬼使都是jc,隶属于负责涉及超自然力量案件的灵异调查科,鬼使孟婆判官之类的都不是他们真正的名字而是代号(因为是灵异调查课于是用了地府职位当代号)
然后脑洞了几个片段或者说梗:1.在处理完雨女河童那几个委托之后,小白“又牵手成功了一对呢!可喜可贺!”晴明“…”“说起来我们这是灵异事务所吧?”晴明“是呢…”小白“类似于侦探事务所的存在,对吧?”“这么说也没错…”“侦探事务所的业务包括婚介…之类的么?”“神乐,刚又收到委托了吧,这次的委托人是…”“不要转移话题啊!”2.收到茨木委托(邮件)的时候,神乐(读邮件)“委托人:不愿透露姓名的c先生…内容:挚友被女人拒绝之后萎靡不振,请帮他重振雄风…”晴明(打击)“…已经和灵异彻底无关了吧”小白“往好处想…我们事务所在副业上倒是小有名气呢”晴明“我可不记得事务所有什么副业!这怎么看都只是单纯的感情纠纷吧!要是委托全是那种感情纠纷捉奸讨债跟踪取证之类的这和三流侦探有什么区别!”小白(小声)“…倒不如说我们现在的状况比三流侦探社更糟吧”(内心吐槽)至少就人员组成而言,两个失忆的黑户,一个非人类,唯一一个有身份证的(博雅)还是临时员工…博雅“…等等!委托中好像提到c先生和他的挚友j先生都属于非人种族,也就是说…”小白“哦!处理灵异种族的感情纠纷也是灵异事务所工作内容的一部分!放下名侦探的矜持接单吧晴明大人!”“…小白…我在意的地方倒是c先生提到的那个女人,好像和灵异课正在调查的连续失踪案有某种联系…”

一个魔性脑洞,如果式神们去唱k😂酒吞“初秋的天,冰冷的夜,回忆慢慢袭来,真心的爱就像落叶,为何却要分开…”唱到一半红叶居然开始接着歌词唱了“就让秋风(枫)带走我的思念,带走我的泪,我还一直静静守候在,相约的地点…”酒吞内心【虽然明显不是对我唱的但是居然合唱了!】茨木“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我从一开始就…啊,不愧是吾友!眼刀都这么霸气!”晴明内心【不,你从一开始就没安静过!】为了转换气氛“咳,下一个是谁?”椒图“…海可枯石可烂天可崩地可裂,我们肩并着肩手牵着手牵着手牵着手牵着手牵着手…(旁边提醒:好像多牵了几回吧?)…不好意思牵习惯了”海坊主“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矮丑…”荒川“就像带走每条河流…”晴明内心【这…算是同病相怜产生的同伴意识么!】座敷“如果你要往哪走,把我灵魂也带走…”【一直以来压榨你的魂火真是对不住…】姑获“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好像…也没哪不对的?】萤草“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众人内心【不,所有人都知道的…全靠你救呢…

感觉每次非洲人抽卡之前:河童“听说有人想要手上拿球的?”山童“听说你们在找头上有角的?”浣熊“听说你们在找拿酒葫芦的?”鸦天狗“听说你们想要带翅膀的?”三尾狐/管狐“谁写的狐字?”犬神“仿佛听见有人说想要什么狗?”鲤鱼精“画了一条鱼,鱼背上是…?不管了肯定是在叫我吧”……惨痛的日常

最近经常看到这个ES角色偏好表,没忍住填了一张求同好(๑•̀ㅂ•́)و✧
【图上小字看不清的地方   红:喜欢的cp  紫:比较喜欢的cp  蓝:偶而吃可以接受的cp  绿:萌他们一块但不是cp意味  黄:雷区】
图上没地方用箭头标攻受了,于是补充一下,总之是红月推,3A友情向,主要吃红敬,敬飒,红铁,英敬,图上多cp角色里,站会长攻,零攻,大将攻,泉攻,宗攻,以上不逆,其他攻受皆可(cp基本上不逆前提下随便拆)没连线的除了switch是因为完全不了解,其他,呃,就是你们想的那个意思,雷区如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