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废柴

厨娘皮安琪拉ww原皮试了一下找不到太像的😂

试着用奇迹暖暖搭一下农药的角色😂猜的出来是谁么

如果用农药脑来看楚汉历史梗

嗯,农药只有黄金,历史梗只补了百家讲坛,所以有讲错的地方轻喷哈哈。

1.偷袭陈留夺粮仓
  郦食其:经济还没发展起来就想大团?先去打野!
2.取南阳
  张良:【猥琐发育不要浪】塔都没拆完你往哪儿跑
3.彭城大败
  邦哥中路拆塔拆到高地,正在上路(齐地)的项羽发现【我方水晶正在被攻击】,赶紧传送回城把邦哥打到团灭
4.荥阳对峙
  邦哥带人在中路团战,跳跳在上路偷塔,彭越在项羽后方反野(萧何大概是住在水晶里,不停的补充小兵)邦哥【请求支援】跳跳“我的眼里只有塔!”
5.井陉之战
跳跳:对面人多怎么拆塔?引到自己塔下反攻为守,塔下双杀
6.杀龙且
  齐王田广/田荣:【撤退】【等我起来一起团】
  项羽【猥琐发育不要…
  系统【韩信击杀龙且】
7.讨封齐王
  邦哥【请求支援】【请求支援】【请…
  跳跳“先送我逐梦之影再商量”
8.固陵不会
  邦哥“说好一起团的,人呢?就我一个人冲上去”跳跳“把白龙吟也买了再说吧”
9.白登之围
  娄敬:“别追!”【撤退】【小心草丛】【撤退】【猥琐发育不要…
  邦哥:………………!
10.征英布
  【shut down】😭

还是从讲坛(史料)里扣糖吃(ಥ_ಥ)这里说,在萧何成了相国之后,良哥和邦哥还有往来,还聊了很多东西,不过不是天下存亡的大事,是司马迁觉得没必要记载的小事。首先这个时间,萧何成相国是韩信伏诛之后,原文“上已闻淮阴侯诛,使使拜丞相何为相国,益封五千户,令卒五百人一都尉为相国卫。”很多人说张良退隐是看高祖针对功臣的时候觉得失望了就明哲保身的退隐了,但这里,即便是在韩信死后,良哥和邦哥都还有往来,所以大概就不算那种君臣生隙故人心已远的刀了吧。而且良哥手上不像信哥有军权,不像萧何有政权,邦总其实没有针对他的必要,这点良哥大概也是知道的吧😂还有,说是讨论的是没必要记录的小事,如果真的是因为韩信的事有所不满有什么谏言的话,应该会被记录下来的吧,所以私心比较希望是,良哥退隐之后,虽然不再干涉政务,但还是会以旧友(咳,私心,私心)而不是君臣的关系,和邦总聊一些不那么严肃的话题,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很甜了。而且讲坛还说,说良哥退隐之后其实也不是完全撒手不管,还是帮了邦哥好些忙的,邦哥最后征英布叛乱的时候良哥还抱病送行(嗯,只是觉得,就算是要求文武百官送行的场合,已经退隐了的人本身也是没必要去的吧,所以,噫,莫非是真有交情),不过这里有点虐啊,这大概就是最后一面了吧,毕竟征英布回来没多久高祖就驾崩了。

是…是糖!私心打个邦良 tag,选封地选初遇的地方来纪念,是真的很甜了【顺便安利一下历史向邦良,真的很好吃啊(ಥ_ಥ)缺粮到晕厥

看文时候突然被科普,有种中药叫做韩信草,说是韩信治疗伤兵用的药草,花语是阳光,朝气。然后现在特想看大佬们画个阳光朝气的跳跳😂(不好意思占tag了,只是有点想看太太们画/写这个梗_(:з」∠)_)

嗯……心情复杂……忠诚?不存在的……糖?也是不存在的(ಥ_ಥ)说好的“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大概也是不存在的……(想想说这句话的时机,差不多就是刚把齐王讹到手之后,然后就……emmmm……幻灭了)

算是看完电影的感受吧

补邦信历史梗把王的盛宴看了,果然历史梗都是四十米大刀😭有点想和小伙伴们交流一下感想来着,不好意思占tag了😂补这个之前的理解是,虽然信哥最后确实挺惨的,但是趁邦总被困时候要齐王,后来垓下时候不加封就按兵不动也是真的,最后到底有没有串通陈豨不好说但光看前面这两个被处罚也不算冤了。所以说之前我的理解都是谋反未遂,cp角度的话就是相爱相杀愿赌服输。然后补这个时候看到说信哥是邦总眼里危险程度和项羽不相上下的存在,全盛时期兵力比刘项加起来还多的时候,惊讶(因为我学渣)同时又查了一下相关,说是他势头正盛的时候,项羽派说客策反没同意,手下谋士推荐自立为王三足鼎立也没同意,这么一看确实是“要反,早就反了”,没反的原因,私心还是比较想理解成,他对邦总,忠诚不好说,但至少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然后再结合电影里信哥最后的回忆来看,最后最重要的回忆是和邦总初遇时候一饭之恩、在项羽军中暗中观察邦总、拜为大将军之后和邦总并肩作战纵马驰骋,感觉在初期说不定他们关系真的还可以。一起从底层摸爬打滚,一起喊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同样底层的出身和类似的经历大概还是会让他们比较互相理解的吧,但是正因为理解,邦总也才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了解,一个这样忍辱负重的人能有多大的野心和危险性,所以最后这种结局说不定是从一开始就写好了的。还有良哥劝信哥的时候有说到,“伸手问他要齐王那次,把他伤了”,这里的动词用的也很微妙,没说得罪或者触怒这种,而是说伤了,这么一来如果私心用cp视角来看的话,说不定邦总之前对信哥还是有一定的革命感情的,但是这次确实是让他失望了。再就是最后处刑那段,我没太猜出来信哥最后那句说的是什么,但看搜到的影评好几个都说可能是提到和邦总初遇时候的一饭之恩/知遇之恩。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太虐了,如果信个从一开始的动机就倾向于报恩和那种互相理解的兄弟知己感的话,从一开始就没有反心的话,最后那就真的是…虐…然后影评还说到,邦总说他一直没法理解为什么信哥会在项羽还占上风的时候离开项羽投奔他,是因为邦总一直是从理性的角度考虑,没有考虑到感情方向上报恩那种…历史上真实原因不好说,但按照电影的描写和个人私心的理解来说,这里也,又是一刀。【然后不看cp看一下其他角色的话,最虐的几段,良哥心里斗争很久之后用那种比较挣扎的语气把信哥的老底向吕后交代那段,还有萧何跪在殿前和亲手割下信哥首级那段,这两段角色心里矛盾斗争真的是,看着有点难过啊

听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妖讲故事

酒茨,生子梗
没有狗血没有车,纯欢乐逗比向
并不算完整的文,大概可以当成若干个小段子
视角是寮里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小妖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妖讲故事
1.这事大概得从那个哭笑不得的意外说起,寮里的茨木突然之间变成了女人,大妖多有化形之术,这本来并不是什么值得留意的事,但是她…他,发现自己变不回来了
2.茨木不是一个爱纠结细节的人,所以他很快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对于妖类而言,比起皮相,更重要的是实力,只要地狱鬼手还能用,其他的都不是大问题。所以他照常的殴打大蛇,照常的殴打麒麟,照常的拉住庭院过往的式神们切磋比试,唯一的区别就是寮里那堪称日常的讨饶声从“老大饶命”变成了“大姐头饶命”
3.不明真相的隔壁寮邻居们听到动静,纷纷发来贺电,恭喜晴明阿爸召唤到妖刀姬,召唤阵边刚抽到第40张狗粮的阿爸差点哭了出来
4.茨木在几天之后终于变回来了。不过阿爸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座敷叫住了“出事了!出大事了!”原来是出门揍大蛇揍到一半,茨木一爪子下去,居然自己身形一晃差点倒地上,旁边的山兔和座敷对脸懵逼——这大蛇还能带镜姬?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赶紧把人扶住,手忙脚乱的抬出蛇塔,山兔手脚快,已经先把人往桃花惠比寿那送,座敷这才赶来报信。
5.医疗室里。桃花看了看惠比寿,又看了看茨木,欲言又止“那个…其实…我想说……唉…算了…不说了”“……”“你现在的状态,就好比斗技时候被丑时之女立了个草人,血比你少防比你脆,你输出他不输出,它掉血你跟着掉血…”“直说吧…”惠比寿“茨木童子,你怀孕了。”“………!!”“之前女身无法还原,恐怕就是要类受孕初期的本能反应”茨木一时说不出话,旁边来看望的酒吞面上毫无波动,但是身上那金灿灿的酒气一下叠满了五层。
6.咱寮的酒吞和茨木之间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这次虽是出乎意料,却也算是件喜事,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整个寮都洋溢着准备迎接ssr级新成员的欢乐气氛。全寮上下一片喜庆,倒是茨木本人窝在庭院里叹气,能为一心仰慕的鬼王孕育子嗣他自是乐意,但是自从知道怀孕一事后,便被禁足不让出阵,实在是有点憋的荒。姑获鸟贴心的安慰“憋屈的话就想想孩子未来的样子吧,想想孩子哪里像你,哪里像他,想着想着就觉得现在也值了”“又能叠狂气又能溢出群伤输出还不用火么!”不,我指的大概是相貌方面的设想,更温馨一点的那种…不过孕夫最大,姑获鸟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可不是么,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茨木听的两眼发光“挚友的大江山后继有人了!”路过的阿爸也听的两眼发光“咱寮后继有人了!”安抚孕夫的话不要乱信啊,阿爸!
7.咱寮阿爸是个肝帝,所以每天一早,式神们便该刷蛇塔的刷蛇塔,该刷麒麟的刷麒麟,剩下的几班倒轮着揍章鱼。这能出阵的都出阵了,偌大一庭院里除了被禁足的孕夫,就只剩下退役老员工童男。茨木本是看童男不顺眼的,他可没少吃过镜姬的苦头,可是现在能搭话的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于是茨木最终还是决定叫童男来切磋切磋。开始切磋之前,茨木才想起来,为了防止他开溜,他的心眼和破势全被没收了,这下就有点尴尬了。童男掏出两套御魂“退役时候留下来的两套,一套地藏,一套镜姬,咱一人一套,你先选套带上再来?”技能变态归变态,人倒是挺厚道的,茨木道了声谢,毫不犹豫的选了镜姬——这次终于轮到自己坑人了。切磋开始,没有座敷打火,两人只能互扔普攻,童男象征性的挥了根羽刃,“啪”,-700,镜姬生效弹了回来,触发了被动羽衣,童男血条岿然不动。轮到茨木,黑焰,“哗”-1500,触发羽衣同时地藏还套了个快一万血的盾……好气哦…“我不是故意的”……更气了
8.大家出阵一回来就看到坚持着你一下我一下打了一整天血条还各剩一半的茨木和童男,顿时觉得让堂堂一大妖天天窝结界里和退休老干部互扔普攻也不是个事,毕竟孕夫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真把人给憋抑郁了怎么办?阿爸说还是让他出阵吧,遭到酒吞立刻否决,不过央不过茨木听到能重新出阵时候那闪闪发光的眼神,阿爸和酒吞还是勉强达成了协议——阵,是可以出,但只能打魂四,御魂得带二四六全加生命的六星地藏像。对这御魂限制茨木本来是拒绝的,开玩笑,带这玩意还怎么输出!不过在酒吞把轮入道也换成了地藏之后他瞬间就没了脾气——看到吾友那持久续航的霸气了么!连地藏像都不会用你们还算什么输出!
9.“听说了么?八岐大蛇被人给打了”“他不是天天都被打么?”“那是工作时间,这次他是下班路上被人给截胡了”“啥?”“听说可惨了,御魂被揍的稀里哗啦掉了一地,连暴击针女都给揍出来了”“他这是惹上谁了?”“听说是加班时候看有个茨木带着地藏像,觉得好奇就碰了一下”“这就被打了?”“你不知道么,地藏流别称又叫什么?”“安心保胎流?”“就是这个了!据说那个茨木啊……”
10.区区魂四,是满足不了一个憋得快抑郁的战斗种族的,于是茨木向晴明阿爸反映,他要打魂十。这魂十车放平日里都没法开的四平八稳,现在又是这种特殊状况…“还记得当初月见黑时期是怎么做魂十成就的么?”山兔好心提醒。啊是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的,晴明阿爸立即让山兔叫来她的兔姐兔妹。
“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黑焰!”“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这阵势,后期才来的欧气结晶茨木自然是没见识过的,所以起初倒觉得还算稀奇“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黑焰!”“嚯呀嚯呀……”“山兔啊…这本大概还得多久?”这几十回合打下来,茨木觉得这么听着自己都有点想吐了“很快的!这已经到第二轮了!”茨木抬头看了看那个青行灯的血条,哦,还是满的。就这么嚯呀嚯呀的撑到一盘打完,茨木就老老实实的回头打魂四去了,倒是苦了那四只山蛙,跳的脚都快抽筋了。
11.过了些时日,咱寮就迎来了大家期待已久的ssr级新成员。茨木体力还没恢复就迫不及待的问助产的姑获鸟“孩子怎么样?健康么可爱么?能叠狂气同时溢出群伤输出不用火,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么?”“这个……”阿爸也迫不及待的问“咱寮欧气的结晶怎么样了?健康么可爱么?能叠狂气同时溢出群伤输出不用火,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么?”阿爸被姑获鸟戳了一伞剑“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最后还是一旁的桃花小心翼翼的解释“那个…其实…他不是输出,是治疗……能叠狂气治疗溢出能溅射还不用火,平时一爪子奶一个,来劲了一爪子奶一窝,心情不好奶一下,心情好了奶五下……”“哈?”“至于为什么是奶,这大概得看孩子他爹……”惠比寿耐心的解释。这下气氛有点尴尬,茨木酒吞还前来慰问的晴明阿爸都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时候还是萤草看不下去这失落的气氛“治疗怎么了?不要小看治疗!没有他们当后盾,我们怎么安心的输出!”别说了,草妹,阿爸要哭了
12.据说这孩子抓周的时候,无视掉酒吞准备的几十种名酒,直接一把拽住了酒吞的衣角。大家的表情都心领神会,嗯,知道这孩子像谁了
13.战斗种族满血满魔原地复活之后又兴冲冲的奔魂十去了,说是要给崽儿把树妖地藏涅槃镜姬全打套六星出来——吾友的血脉就算是治疗,也是平安世界第一的治疗!而这孩子,自然是先交给姑获鸟照顾。
14.姑姑鸟正在批改平安京未来第一治疗交上来的作业,“请用【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造句”“今天去看茨木爹斗技,对面有山兔姑获鸟大天狗和白狼,茨木爹一爪子下去,对面顿时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姑获鸟脸色黑了黑,顺手画了个零蛋,被点名的山兔哈啾一个喷嚏吹掉了山蛙头上一朵小花。

还是脑洞

前几天看别人说荒川被动像大姨妈来了,突然大流量(吞噬)同时变得暴躁(暴击)又脆弱(减防御)一时间无法反驳…然后看了下一目连技能,一个超长夜用重点保护吸收量大,一个运动型日用吸收量没夜用大但是多重防护(效果抵抗)这两凑一起确实挺搭,此所谓瞌睡有人送枕头,姨妈有人送护垫不对护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