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纵废柴

听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妖讲故事

酒茨,生子梗
没有狗血没有车,纯欢乐逗比向
并不算完整的文,大概可以当成若干个小段子
视角是寮里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小妖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妖讲故事
1.这事大概得从那个哭笑不得的意外说起,寮里的茨木突然之间变成了女人,大妖多有化形之术,这本来并不是什么值得留意的事,但是她…他,发现自己变不回来了
2.茨木不是一个爱纠结细节的人,所以他很快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对于妖类而言,比起皮相,更重要的是实力,只要地狱鬼手还能用,其他的都不是大问题。所以他照常的殴打大蛇,照常的殴打麒麟,照常的拉住庭院过往的式神们切磋比试,唯一的区别就是寮里那堪称日常的讨饶声从“老大饶命”变成了“大姐头饶命”
3.不明真相的隔壁寮邻居们听到动静,纷纷发来贺电,恭喜晴明阿爸召唤到妖刀姬,召唤阵边刚抽到第40张狗粮的阿爸差点哭了出来
4.茨木在几天之后终于变回来了。不过阿爸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座敷叫住了“出事了!出大事了!”原来是出门揍大蛇揍到一半,茨木一爪子下去,居然自己身形一晃差点倒地上,旁边的山兔和座敷对脸懵逼——这大蛇还能带镜姬?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赶紧把人扶住,手忙脚乱的抬出蛇塔,山兔手脚快,已经先把人往桃花惠比寿那送,座敷这才赶来报信。
5.医疗室里。桃花看了看惠比寿,又看了看茨木,欲言又止“那个…其实…我想说……唉…算了…不说了”“……”“你现在的状态,就好比斗技时候被丑时之女立了个草人,血比你少防比你脆,你输出他不输出,它掉血你跟着掉血…”“直说吧…”惠比寿“茨木童子,你怀孕了。”“………!!”“之前女身无法还原,恐怕就是要类受孕初期的本能反应”茨木一时说不出话,旁边来看望的酒吞面上毫无波动,但是身上那金灿灿的酒气一下叠满了五层。
6.咱寮的酒吞和茨木之间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这次虽是出乎意料,却也算是件喜事,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整个寮都洋溢着准备迎接ssr级新成员的欢乐气氛。全寮上下一片喜庆,倒是茨木本人窝在庭院里叹气,能为一心仰慕的鬼王孕育子嗣他自是乐意,但是自从知道怀孕一事后,便被禁足不让出阵,实在是有点憋的荒。姑获鸟贴心的安慰“憋屈的话就想想孩子未来的样子吧,想想孩子哪里像你,哪里像他,想着想着就觉得现在也值了”“又能叠狂气又能溢出群伤输出还不用火么!”不,我指的大概是相貌方面的设想,更温馨一点的那种…不过孕夫最大,姑获鸟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可不是么,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茨木听的两眼发光“挚友的大江山后继有人了!”路过的阿爸也听的两眼发光“咱寮后继有人了!”安抚孕夫的话不要乱信啊,阿爸!
7.咱寮阿爸是个肝帝,所以每天一早,式神们便该刷蛇塔的刷蛇塔,该刷麒麟的刷麒麟,剩下的几班倒轮着揍章鱼。这能出阵的都出阵了,偌大一庭院里除了被禁足的孕夫,就只剩下退役老员工童男。茨木本是看童男不顺眼的,他可没少吃过镜姬的苦头,可是现在能搭话的除了他也没有别人,于是茨木最终还是决定叫童男来切磋切磋。开始切磋之前,茨木才想起来,为了防止他开溜,他的心眼和破势全被没收了,这下就有点尴尬了。童男掏出两套御魂“退役时候留下来的两套,一套地藏,一套镜姬,咱一人一套,你先选套带上再来?”技能变态归变态,人倒是挺厚道的,茨木道了声谢,毫不犹豫的选了镜姬——这次终于轮到自己坑人了。切磋开始,没有座敷打火,两人只能互扔普攻,童男象征性的挥了根羽刃,“啪”,-700,镜姬生效弹了回来,触发了被动羽衣,童男血条岿然不动。轮到茨木,黑焰,“哗”-1500,触发羽衣同时地藏还套了个快一万血的盾……好气哦…“我不是故意的”……更气了
8.大家出阵一回来就看到坚持着你一下我一下打了一整天血条还各剩一半的茨木和童男,顿时觉得让堂堂一大妖天天窝结界里和退休老干部互扔普攻也不是个事,毕竟孕夫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真把人给憋抑郁了怎么办?阿爸说还是让他出阵吧,遭到酒吞立刻否决,不过央不过茨木听到能重新出阵时候那闪闪发光的眼神,阿爸和酒吞还是勉强达成了协议——阵,是可以出,但只能打魂四,御魂得带二四六全加生命的六星地藏像。对这御魂限制茨木本来是拒绝的,开玩笑,带这玩意还怎么输出!不过在酒吞把轮入道也换成了地藏之后他瞬间就没了脾气——看到吾友那持久续航的霸气了么!连地藏像都不会用你们还算什么输出!
9.“听说了么?八岐大蛇被人给打了”“他不是天天都被打么?”“那是工作时间,这次他是下班路上被人给截胡了”“啥?”“听说可惨了,御魂被揍的稀里哗啦掉了一地,连暴击针女都给揍出来了”“他这是惹上谁了?”“听说是加班时候看有个茨木带着地藏像,觉得好奇就碰了一下”“这就被打了?”“你不知道么,地藏流别称又叫什么?”“安心保胎流?”“就是这个了!据说那个茨木啊……”
10.区区魂四,是满足不了一个憋得快抑郁的战斗种族的,于是茨木向晴明阿爸反映,他要打魂十。这魂十车放平日里都没法开的四平八稳,现在又是这种特殊状况…“还记得当初月见黑时期是怎么做魂十成就的么?”山兔好心提醒。啊是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的,晴明阿爸立即让山兔叫来她的兔姐兔妹。
“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黑焰!”“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这阵势,后期才来的欧气结晶茨木自然是没见识过的,所以起初倒觉得还算稀奇“嚯呀嚯呀,想吐!”“嚯呀嚯呀,想吐!”“黑焰!”“嚯呀嚯呀……”“山兔啊…这本大概还得多久?”这几十回合打下来,茨木觉得这么听着自己都有点想吐了“很快的!这已经到第二轮了!”茨木抬头看了看那个青行灯的血条,哦,还是满的。就这么嚯呀嚯呀的撑到一盘打完,茨木就老老实实的回头打魂四去了,倒是苦了那四只山蛙,跳的脚都快抽筋了。
11.过了些时日,咱寮就迎来了大家期待已久的ssr级新成员。茨木体力还没恢复就迫不及待的问助产的姑获鸟“孩子怎么样?健康么可爱么?能叠狂气同时溢出群伤输出不用火,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么?”“这个……”阿爸也迫不及待的问“咱寮欧气的结晶怎么样了?健康么可爱么?能叠狂气同时溢出群伤输出不用火,平时一爪子捏一个,来劲了一爪子捏一窝,心情好一捏捏一次,心情不好一捏捏五次么?”阿爸被姑获鸟戳了一伞剑“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最后还是一旁的桃花小心翼翼的解释“那个…其实…他不是输出,是治疗……能叠狂气治疗溢出能溅射还不用火,平时一爪子奶一个,来劲了一爪子奶一窝,心情不好奶一下,心情好了奶五下……”“哈?”“至于为什么是奶,这大概得看孩子他爹……”惠比寿耐心的解释。这下气氛有点尴尬,茨木酒吞还前来慰问的晴明阿爸都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时候还是萤草看不下去这失落的气氛“治疗怎么了?不要小看治疗!没有他们当后盾,我们怎么安心的输出!”别说了,草妹,阿爸要哭了
12.据说这孩子抓周的时候,无视掉酒吞准备的几十种名酒,直接一把拽住了酒吞的衣角。大家的表情都心领神会,嗯,知道这孩子像谁了
13.战斗种族满血满魔原地复活之后又兴冲冲的奔魂十去了,说是要给崽儿把树妖地藏涅槃镜姬全打套六星出来——吾友的血脉就算是治疗,也是平安世界第一的治疗!而这孩子,自然是先交给姑获鸟照顾。
14.姑姑鸟正在批改平安京未来第一治疗交上来的作业,“请用【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造句”“今天去看茨木爹斗技,对面有山兔姑获鸟大天狗和白狼,茨木爹一爪子下去,对面顿时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姑获鸟脸色黑了黑,顺手画了个零蛋,被点名的山兔哈啾一个喷嚏吹掉了山蛙头上一朵小花。

评论(11)

热度(235)

  1. 梦回千寻天纵废柴 转载了此文字